沒醉

今夜本想喝個稀巴爛醉,卻不忍夢裡看到那副醉鬼的模樣。


 


酒,好久沒沾杯,所以不想干擾酒杯裡的那一點清澈。人,好久不見,所以不願寧靜的生活變得雞飛狗跳。


 


總在考慮思量之後才知道原來一直想做的事都只在夢裡發生了,總在匆匆忙忙之後才發現原來一直該做的事都未曾兌現。這許多的許多,沒有說不曾說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說,因為說了未必就能覓得那知音尋得那知己。


 


玄之又玄的話語看似字字珠璣,有人看懂有人看不懂有人似懂非懂,還有人甚至不懂那話語曾經在口氣中飄揚。


 


就這樣的在這農曆7月的夜裡,寫了許多醉話但我沒醉….

隨想。答案。

你說那是你能為我做的僅有事情,我說那是我想你為我做的一些事情。從一開始的時候事情就沒有對錯,而對錯從來不曾改變事情的結局。


 


到嘴的話語欲言又止,誰又會知道嘴唇後竊竊私語的會是那個他那個你的一點一滴呢!不說話的唇角慣性的抹上一點粉紅,粉粉嫩嫩卻改變不了要說出口的話語。儘管禍會從口出,但是不說又怎知是禍?難道不說出口的就不會是禍?!


 


執著於某些話語讓嘴巴啞口無言,哽咽的心情被口水不停的淹沒,即便是山洪也沒如此兇猛過。看似簡單如1+1的是非題也讓人思考良久,畢竟是非題的答案興許也非彼此心裡最佳的答案。


 


答案,又是答案….有人窮一生也等不到那個答案,有些人的答案卻垂手可得;又有多少人的答案是彼此最想要的答案啊!!


 

良夜雜思

總是在聊著這些那些的時候才發覺自己是快樂的,餘下的時光彷彿是虛度的。這些那些話加上這些那些人看似與我無關,其實早已走入心裡。世事總無絕對,若真的知我莫若你,又怎會不曉得知你莫若我的道理呢!人與人之間的相識交往交流甚至是交心又何須一大堆的道理與防備呢?合則來,不合則離,是恆久不變的定律。


 


瑣碎雜務最叫人心煩,說穿了不過是惱人心房的羈絆,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能聊的出口的未必是能找到解決方案的,不能聊的惟有靜待那良辰吉日任其隨時光淹沒在紅塵俗世中。


 


日裡卸下心房暢聊,以為得以解脫,焉知竟是紅塵一場夢囈;醒後那夢不外是自我催眠的搖籃曲啊!誰人能透視此刻的心情,誰人能體會當下縱橫交錯的思緒,苦樂自知。


 


不想在深夜裡喚醒遠去的記憶,只想把泛黃的照片反覆的翻看,孰不知竟看到早已塵封的回憶一點一滴迴盪心窩。那些愛我和我愛的甲乙丙丁始終躺在回憶裡未曾隨記憶褪去,而那些在記憶裡褪去的回憶難道就真的不再回頭嗎?


 


想念總在毫無防備之際敲打紊亂思緒,深怕就此忘了你的存在,奈何老天偏偏愛開玩笑,越想忘記越是忘不了。總想再聽到那一句句能安撫人心的話,只是話語依舊而說話的人早已換了主角;總想說出那一句句能舒緩心緒的話語,只是那聽眾早已換了角色。


 


一句話,能傷人能逗人能損人能叫人永生難忘;可是那一句話卻始終沒有說出口,因為有些話只對該聽到的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