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點心情

今天新山的天氣從早上到現在都是一片陰沉沉的,搞到人也沒心情工作了。原本想要翹班去書展逛逛,但是心裏又掛著未完成的報告和文件,就特地跑回辦公室去,希望傍晚時候可以交給老闆,沒想到那該死的國能竟然在這時候斷電啊!心情馬上掉到谷底,真是個憂郁的藍色星期一….

 

坐在辦公室裏,我就是不想寫報告。剛剛一路開車回來的時候,心裏就是有很強烈想寫字的感覺。這些日子來,腦袋裏想了很多事情,腦海裏一直浮現各種各樣的寫作靈感。每每坐在書桌前時,思緒卻又到處游蕩,完全沒有想到要趁著靈感來到的時候把文字寫下。辦公室裏雖然還不至於去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但是終也只是靠著門外些許陰沉沉的光線照進來,加上電腦屏幕上的光線,手指才能在鍵盤上打字,寫出這篇文字啊!

 

這幾個月算是我這輩子寫字寫得最勤的日子吧…或許是這幾個月經歷了太多事情,心裏就是想把所有的不愉快透過方塊字來抒發吧!總覺得方塊字就是奧妙,中文字的美麗之處就是能讓你用最精簡的文字,來敘述和呈現多元多義的想法。同音異字的運用往往還蘊含鮮為人知的暗喻手法呢!

 

寫了太多的悲情文字,我想即便是再怎麼樂觀豁達的人,終究也會覺得厭倦。透過文字可以自由的抒發心情軼事,所有的喜怒哀樂都會在頃刻間展現眼前。以前書寫日記是個人最私密的一種文字記錄,大多只供自己閱讀;但是目前書寫網誌仿佛就是一種公開式的文字記錄,只要文字沒有加密,任誰都能隨心閱讀。

 

網絡世界充斥著各種各樣的人;有處事坦蕩的正人君子,有陰險卑鄙笑里藏刀的小人偽君子,稍微不留意就會讓自己陷入痛苦難過的深淵,所以有些人選擇說話有所保留,或者顧左右而言他,甚至不寫網誌,就只是純粹交友;當然也有人會選擇坦蕩蕩的面對虛擬世界的友人,這些都是個人的選擇,沒有人能說孰是孰非。最重要的是,無論是在網絡上還是現實生活中交友,真的要小心謹慎;除了要真心待人,當然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唉…電腦后備電池的儲備電力終究有限,待在沒有冷氣和空氣不流通的室內,我的頭開始覺得重重的了.. 停電也快三個小時了,公司附近的一些商家也提早結束營業,我決定出去走走,順便透透氣…


 


*  國能似乎聽到我的抱怨,當我把這篇文字發完正準備出去吹吹風的時候,電源卻在這時候恢復正常。唯有放上張學友的《想和你去吹吹風》,讓自己過過癮…


 




視頻: “>張學友 想和你去吹吹風

握在手心的沙粒

 



 


我又來到這裏


一個沿海而立的淳樸小鎮


我  站在無垠海域


聽著浪濤聲


看浪花滔滔由遠而近


白色浪花一波又一波的重復拍打岸邊


我手中握著的溫熱細沙


不停的從指縫間滲出


海風把沙粒細細靡靡的往我身上吹


我越是想握緊細沙


我越是捉不住


我唯有將手慢慢的放開


手裏僅餘沙粒


竟乖乖的躺在手心裏


那一刻我終於把沙粒握在手中


想想人生何嘗不是如此


越是在乎越想捉緊越是抓不住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倒不如平常心對待


如此生命的張力才能發揮到極致


生活方能悠游自在

寫下這一刻

 




 


靜靜的來 默默的看
不留痕跡 不留話語
心頭點滴 苦澀自知
仿佛此刻 沉默是金

 

不問你我 不提我們
此時此刻 無需贅言
若是有緣 再續前緣
若是無緣 何必強求

 

生命樂章 早已譜下
笑看人間 千帆過盡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
前塵往事 束之高閣

 

潮起潮落 總有盡時
漫漫歲月 幾許人事
只往前看 永不回頭
人生旅途 積極前進
燦爛未來 展現眼前

花开花谢总有时

 



 


 


 


空气中凝固的氛围


平静如死海风过了无痕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一如明日黄花暗自凋零


漫长的等待


划上生命的休止符


独留一丝遗憾


 


 


谁在远处窥探


窃窃私语又顾左右而言他


暗自算计孰是孰非


就连青天大老爷也难断家务事


事已至此又何须多问


花开花谢总有时


情到浓时又怎堪夜雨摧残


 


 


淡泊人生本是春梦一场


豁达知天命又岂是垂手可得


不经一番寒风刺骨


又何来梅花扑鼻香


听那潮起潮落有尽时


看那日出日落时光荏苒


我静待风起云涌时


再与百花齐放百鸟齐争鸣



 

未完的話語

 


像孩子般無助的哭倒


你讓人心疼


我一路陪伴


給你溫暖


看你笑逐顏開


我心也微笑


 


就在轉身離去之際


感覺你突然刻意的躲開


不想有任何瓜葛


就此遠去


忽遠忽近的交流


你讓人無所適從


 


脆弱的心


在空氣中蕩漾


還沒說完的話


就此凝結在半空


再沒機會盡訴心中話


 

無力拭去的淚痕



好累
我真的好累
體力的疲累
身心的無助與無奈感的累
好久都沒有這種感覺了
今天傍晚突然沒來由的突擊
好討厭這樣的感覺
好討厭這樣獨自面對這樣的感覺
我只想把自己鎖上
封鎖對外的聯系


 


看著剛買的晚餐
我食不知味
只是拼命的把食物往嘴裏送
不想讓自己餓肚子
食物在腸胃裏翻滾
攪得我好難受


 


淚水不聽使喚的從臉龐滑下
好想聽你說
想哭就到我懷裏哭
我的無助你看到了嗎
我的難過你看到了嗎
無力獨自扛下
連呼吸都覺得沉重


 


說放下談何容易
說離開何其輕率
我說過的你還記得嗎
我還沒說的你想聽嗎
用真心換來傷心
我真的累了
流不完的眼淚
全被風乾了
留下行行淚痕
無力拭去


你讓我無所適從


原以為我可以和你好好的共事,我才剛剛對你有些許的改觀,也覺得我們之間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共識,沒想到一切都是假象,你硬是要擺那種官僚作風,實在讓我不敢恭維。


 


一件那麼普通的小事,一件我們一直以來都在做的事,怎麼突然間就被你給復雜化啊!你又再一次的傷害了我,我一次又一次的承受你給的傷害。


 


每當我以為我們之間的合作關系已經達到一定程度的默契和信任時,你突然的舉動又讓我再度質疑我們之間是否還能繼續合作下去。或許我只是你的一枚棋子,當目的達到的時候,就再也不需要我了。


 


你的處事作風讓我覺得無所適從,我越來越不了解你要我回來的動機是什麼!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一個團隊的合作精神在你回來之前早已蕩然無存!


 


縱然事過境遷,你也明白我們不可能再重拾當初那支夢幻隊伍的全盛時期,可是至少在經歷了那麼多人事糾紛之後,我們能夠再次建立起當初那股合作無間的團隊精神。


 


我們都了解這一次困難重重,但是我們都愿意為當初的理想奮斗。讓我痛心的是在我回來的這段日子,我的自尊心卻被你踐踏了無數次;每一次事後我們都會溝通也達到某種程度的共識,可是你竟一次又一次的違背我們的協議。


 


你接二連三的讓我徹底失望,我不曉得我還能不能相信你的話;就連禮拜一他要過來你都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告訴我,你難道連最基本的尊重也不會嗎?!


 


我一直認為“人必自辱,而後人辱之。我不曉得我什麼時候會火山爆發,我也不曉得我的容忍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因為你這一次又讓我失望了。

南中國海,我還會再來看妳!

闊別三年,一早再度把車子往豐盛港的方向開去。一路上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道路,熟悉的棕油樹,還有那一顆顆佇立在路邊的檳榔樹。一路開車,有些路段陽光普照,有些路段烏雲密布,有些路段雨勢時而急驟時而細雨紛飛。


回想起六年前,豐盛港予我只是聞其名而未曾到達的一個小鎮,可是當時的我卻有著初生之犢不怕虎的膽量,單槍匹馬的就一個人開了近兩小時的車程到那兒工作。一路上的車輛還是跟今早的一樣,只有三三兩兩的私家車和大型載貨羅里在路上奔馳。途中的一些路段是完全無法沒有任何的電話訊號,更甭說萬一出事時尋求支援啊!所以我都會選擇早上8點左右出發,辦完事後就趕在午後的2、3 點趕回新山。


豐盛港對一些人來說或許有點陌生,但是舉凡到過刁曼島的游客都會知道豐盛港就是去到小島前必定停留的一個小鎮。這裏只是一個純樸的漁村小鎮,居民生活主要跟漁業和旅游業相關。豐盛港位於柔佛的東南方,面向南中國海,是從新山/哥打丁宜通往東海岸三洲的必經之路。雖說小鎮遠離新山市區近130多公里,但是這裏的生活水平卻和新山不相伯仲;一碗清湯粿條也要叫價RM 3.50,一碗砂煲伊面也要RM 4.00. (反倒是自己的家鄉馬六甲,在市區的一些傳統咖啡店依然可以買到RM2.80 的清湯粿條啊!)


離開了三年,這裏并沒有太多的改變,依舊是簡樸的小鎮,居民依然是笑容可掬。中午吃完午餐特意把車子開到海邊,望著一望無際的南中國海,聽著浪濤聲,心情是愉悅的。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海,念書的時候每當心情煩悶或壓力大的時候,最喜歡到海邊去走走,仿佛大海是能把心裏的所有不愉快一掃而空。


今天沒能在海邊待太久,因為一場驟雨打在臉上,滴在浩瀚大海,模糊了看海之人的視線…


南中國海,我還會再來看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