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交错的平行线

 


       


 


   我好讨厌这样的对话


   更讨厌这样的不欢而散


 


   是我不会说话吗


   还是你固执


   是我太直接了吗


   还是你执著


   是我介入太多吗


   还是你贪婪


   是我咄咄逼人吗


   还是你厌恶


 


   我好讨厌这样的局面


   更讨厌这样的无力感


 


   我


   有预感  我们


   不会再有交集


   在我


   离开以后


 


   知道的越多


   了解的越深入


 


   我知道


   我


   已经


   掉入


   你


   不经意


   设下


   的


   漩涡


 


   我越是在意


   你越是走远


 


   毕竟  我们


   从未预计


   会走到这里


  


   两条 


            平行线


 


   本就不该


  


   纵


      横


   交


      错


 


 


   我愿意  放手


   如果


   你也愿意…..


 

缱绻北马情

槟城和马六甲一样,都是属于英殖民地时期的管辖区,两地的人情风貌、美食小吃、古跡建筑物各有其特色及风味,但是每一次来到却有种亲切的感觉。依稀记得第一次到槟城游玩是在小学6年级的时候,那时是和学校老师及同学们一起到北马及东海岸数州游走。第二次是在1999年和TTCTaiTriniKL驱车北上。2009年,我却在4个月内造访了槟城4次;3月份和死党出游,4月份和好友跨州游霹雳和槟城,5月份自己独自出游,6月份则和损友把臂同游。不晓得7月份过后我是否还能这样随心随性的第5度拜访槟城。


5月份出游的时候,是自己情绪最低糜的时候,所以当时不想做任何的文字记录。事过境迁,当心情平伏的时候,想想觉得还是随便涂鸦也好。从吉隆坡开车到憩园桑林,大约3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经过之前和损友们途径的绿油油稻田,忍不住也把车子停下来拍照回味当时的情景,稻田尽头的大转弯,顺着公路指示牌,凭着印象中的方向感,我终于安全抵达憩园,就连涛哥也讶异我还能记得来时路。这段路程漫长遥远,一路上少了损友的喧哗嬉闹声,但我的心是平静的。


来到熟悉的憩园,涛哥依然热情好客。抵达的第一天碰巧遇到“阿贤人情味”的杨佳贤及摄制组在憩园投宿并拍摄曼绒县的美食节目,也算是跟阿贤作了一次最近距离的接触哦。。。呵呵,我当然也托了阿贤的福,那几天算是真正品尝到店家的独家菜肴。这些美食都是上次损友们没吃到的食物哦!在憩园的那几天我都让思想放空,什么都不想,就一个人静静的来一次与大自然最私密的约会。夜里我聆听虫鸣牛蛙的叫声,闷的时候就跑到屋外仰天长望拥抱整片星空;白天的时候就在憩园里看看书,让轻轻的音乐声围绕空中,静静的洗涤紊乱的心灵。有一件事觉得蛮巧合的是,憩园的磁场似乎很容易吸引单身都会女子前来;那一次除了我以外,还有另2位女生也在我之后相续抵达憩园。也许彼此年龄相近,所以聊得还蛮开心的。


在憩园作了43夜的短暂憩息,决定只身北上槟城游玩,想寻找记忆中的乌托邦。。。。呵呵,米奇应该是我加入大红花后第一个拜访及时常抬杠的家屋吧(老友Syin不算)!跟她混熟后发觉我们都是大情大性、爽朗奔放、敢爱敢恨的率直女生,所以我们才能一拍即合,虽没有“相逢恨晚”的感觉,但彼此都是可以坦诚相对,直抒胸臆的好姐妹!这趟上来多亏了米奇热情招待当我的专属导游,虽然她一直说自己很不称职,但是亲爱的米奇,我要告诉妳:“在我心里,妳是最棒、最贴心的导游!”(哈哈,不要吐哦。。。)


这次还见了“传说中”的单眼妹妹阿庆和她的超级厨师阿丰师傅。阿庆的眼睛是属于迷蒙型的,笑起来就会眯成一条线!(乌达,你没介绍错,阿庆的那双眼睛的确是迷人的,最起码阿丰就被她迷死了啦。。。哈哈哈)。在憩园的时候有打了一通电话给阿庆,是想在见面前先听听她的声音,试图从谈话中窥探她的性格。嘿嘿,果然没错,又是一个傻大姐型的爽朗女生,只是见面时似乎有点怕生,不过三几句过后话匝子就打开了啦。。。。


三个女生,三种心情,三种风格;一样的笑容,一样的爽朗,一样的认真;只要一个镜头就可以把那一切定格成为永恒的回忆!


 


6月份拜访槟城,多了4位损友的陪伴。这一趟拍的照片不多,也提不起劲儿拍照,只想留下文字记录。我们5/6傍晚6点左右浩浩荡荡的从老大的家出发,我依然是大家的专属柴可夫司机兼导游;从日落走到天黑,一路上欢笑嬉闹声从未间断,途中大家跟着老大手机里的歌曲哼唱彼此的饮歌,唱到经典歌曲的时候大家更是“心如刀割”。我很喜欢老大手机里的歌曲,几乎每一首都会跟着哼唱,那些歌都是我成长时代的歌曲。夜里开车总是费神,所以总在不经意间加快车速,娇娇的眼神也离不开车速咪表,深怕我一踩煞车,她必然摔个车仰人翻(娇娇,其实我比妳还担心咧!);经典的画面包括,当车速到达130km/h时,我的双手离开驾驶盘凌空鼓掌时的尖叫声(出现了2次,其实我一共拍了3-4次吧。。。呵呵);另一个最经典的画面要数“娘娘的佛手”了!!我想我这辈子也忘不了那一幕…..还有,在美罗吃药材鸭面的盟友分食记;抵达大山脚在mamak 档聊到凌晨的时光,24小时营业mamak 档的笑话,看着一个个排队买Nasi Kandar 的人潮却始终不敢买来吃的我们;超便宜的超全点心;拍了无数绝世好照的St Anne Church;闻名不如一吃的王清发海鲜,著名鸡仔,潮州蒸鱼,鲜甜啦啦等等,为这段槟岛之旅掀开序幕!我也在St Anne Church 见了久违的N(原来他的家就在教堂隔壁的住宅区),我们聊了接近1个半小时,不知道这一次之后我们何时能再相见。唯一的遗憾就是忘了跟他拍一张合照。


为了让某人有个美好的渡轮初体验,我们决定乘搭渡轮进入槟岛。在等待渡轮的时候,大伙儿都累得倒头就睡,唯有我独醒,透过望后镜我看着熟睡的大家,嘴里哼着老大手机里的歌曲,脑袋里浮现许多画面,心里突然涌起酸溜溜的感觉,眼泪不自觉的在眼眶酝酿,我鼻梁上顶着太阳眼镜遮住半张脸,就在眼泪快流下来的时候赶紧把眼角的泪迹擦去,不留丝毫的痕迹。饭后的午间时分睡意最是扰人,我却沉浸在歌曲中坠入时光隧道进入回忆的深渊,我想,我是越来越感性了!


我们首先到了有百年以上历史的观音庙,看到了信徒们虔诚膜拜的样子,看到了疏疏落落的老人家在庙前坐着,等待善心人士的布施,也看到了他们争抢饭盒的窘样!傍晚的时候,托老大的福,认识了风趣幽默的Adam Chew(后来发觉老大的一些笑话是得自他的真传啊!) ,尝了美食街的妈姐凤爪等数样美食小吃;再次见到米奇和首次尝到榴莲起司蛋糕,那一晚在Feringgi Garden我们都很疯癫,玩到闹到不亦乐乎。有超爱演和把“揶揄”这2字发挥到淋漓尽致的蕃薯夫妇;超爱跟着蕃薯夫妇瞎起哄的老大;克林和老大的招牌道歉手势;肚子不舒服而稍微收敛但是却在知道是某某人推荐的xx而暗爽并一提再提的高墙;还有“揶揄”这句“名句精华”的始作俑者的歪;加上在一旁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的我,搞到米奇一直笑到合不拢嘴和嘴酸,损友们真是罪过了(呵呵,米奇终于见识了损友的魔力!)……


星期天会合了阿庆、阿丰和歪,我们直捣Penang Road 的巴杀和老街,见了闻名已久的钟岛主,也承蒙岛主带大伙儿乘搭11号列车穿街走巷,游走槟城老街、姓氏桥,耐心的娓娓道出故事由来,也带我们品尝道地风味小吃和著名煎蕊。这一趟槟城之旅的漏网之鱼要数Penang Laksa 了, 我们居然没机会尝到…. 所以,我们一定会重游槟城,只是要等到何年何月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大约4pm离开槟岛,回程中车龙一直不间断,而损友们也因为连日来的熬夜迟睡,加上早上在烈日下游走老街,所以一上车便都呼呼入睡,让我好生羡慕。但是想到能为大家当这一趟槟城游的柴可夫司机,再累我都会提起精神。当恶魔们睡足吃饱,嘿嘿,车上从此就不得安宁。高墙的客家歌对唱,客家版的“听见有人叫你宝贝”,妳听过吗?我想周华健肯定会很后悔写了那首“其实不想走”,蕃薯夫妇联手合演的杯葛记,表情动作默契十足,搞到高墙哭笑不得;克林左一句Amazing,老大右一句 unbelievable,超爆笑的印度腔是当天车上的经典演出;当然司机小姐的好耳力和一心数用也让大家眼界大开!结果原本预算3个半小时就能抵达吉隆坡,我们却只能到达美罗。原本打算再吃药材鸭面,结果人潮居然从高速公路挤到品珍酒楼,我们唯有到另外一家店吃大炒。虽然是等了将近45分钟,但是幸好厨师的手艺没让我们失望。 从美罗再次出发直到回到各自的家时已经是凌晨12点后的事了…..


这次非常感谢槟城的大红花之友 米奇,阿庆&阿丰及钟岛主的热情招待,下次如果大家有到吉隆坡,马六甲或柔佛,记得联络我们,我们必定会一尽地主之谊款待来宾。


很喜欢这次跟损友们出游的感觉,这也许会是我下新山前的最后一次出游吧!我想我们以后可能要等好久才能再度同车出游吧!

说你

是你的 跑不掉

不属于你的

穷追不舍

终究还是空

 

雾里看花

              总隔层纱

我说

当局者迷

             旁观者清

 

莫要留恋

莫要流连

感情到头来

将会付诸流水

 

深夜不眠

我们聊

 

你知道

我想说什么

你知道

我为什么要说

你知道

我说的



 

 

注:你说: “希望我们不会闹翻,不然我会死无葬身之地,妳知道我太多秘密了。”

我想说:“既然害怕为啥还要说呢?!能说,全赖一个“信”字;如果是因为人与人

之间的诚信问题,那说与不说就有所差矣…..你自己好好的斟酌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