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惘

天津大学购置飞机


 


最近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迷戀上掛網。明明就有一大堆的事情要處理,可是就是一拖再拖,直到拖無可拖才情愿動手。結果工作表現墜入前所未有的低靡。為什么會縱容自己醬紫的頹廢呢?我不知道。總之就是一直給自己很多藉口,想了很多理由來說服自己說:很多事情也許就是要在極度的壓力下才能完成!就像今晚,明明(還是這句“明明”)腦袋瓜里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明天的 presentation 還沒準備好,可就是不想快快完成。套句老媽子愛說的話,她說我是“怕早不怕遲”!截止日期對我而言從來不是問題。是自己太自信,還是太高估自己的能力而變成自負。我答不上來。


 


還記得自己曾經沉淪在論辯思辨的死胡同里,總覺得理性思考可以把事情邏輯化、合理化。是我的好勝心理讓我陷入理性思考的辯論中嗎?有條理的分辨、推理事物的來龍去脈,推敲所有的可能性和可行性,成為這些年來自我保護的蝶衣。就因為這樣,身邊的朋友把我歸類為認真一族,跟我說話仿佛是馬虎不得。可是,在理性糖衣下的我,其實是很感性的。我也有我好動頑皮的一面,或許該說我動靜皆宜吧!呵呵。。。朋友們,我說得對嗎?!


 


我只能說是以前念書時的生活型態,把我訓練得一絲不茍。即便自己所修的科目不需要太多的理性邏輯思考,但是卻凡事都盡量做到心思慎密,面面俱全,不允許自己出差錯。這些年在職場上的磨練,讓我在待人處事上變得更圓滑,更會變通。不再執著于理性,慢慢的讓內心感性的一面顯露出來。閑來無事總愛風花雪月,任思緒天馬行空,幻想一切的不可能,幻想一切不著邊際的事物。最近在網上遇到好幾位志同道合的好友,讓自己能敞開胸懷暢所欲言,也讓自己緬懷當年那種論辯思辨的回憶,實乃人生一大快事。在生命的這個階段認識到這一班朋友,我生無悔了!


 


人生在世短短數十年,笑也一生,哭也一生。所以,我選擇笑,我選擇活在當下,享受當下;即便老天要我明天離開,我也無悔。


 


* 寫在日本成田機場 (Narita Airport ) 空難后,愿罹難者得到安息。